相关文章

河北一公司托运电缆到巢湖 没送到又遇天价物流费

来源网址:http://www.ahlgj.net/

马经理看着电缆莫名被转运到合肥,显得很无奈。

新安晚报 安徽网(www.ahwang.cn)讯 “电缆本该直接发送到巢湖,可莫名其妙地出现在合肥一家物流公司里。”河北省河间市一家电缆公司负责人马经理向本报反映,称不仅如此,合肥的物流公司还向他索要高达4600 元的物流费。事情究竟如何?新安晚报、安徽网记者昨日陪同马经理,一起来到这家位于合肥新海大道附近的物流公司。

电缆莫名其妙运到合肥

“发货之前,我已经付了550 元物流费,合肥的物流公司怎么又要4600 元物流费?” ——马经理

据马经理介绍,存放他电缆的物流公司名叫天津中原新创物流有限公司(下称天津中原物流),位于合肥新海大道附近。

昨天,记者来到天津中原物流附近时,专程从河北赶来的马经理正焦急地在路边报警。“我做生意这么长时间,从来没有遇过这么高的物流费。”马经理说,他是河北省河间市一家电缆有限公司负责人。

因工程需要,马经理所在公司急需将一卷500 米长的电缆,在10月15 日发送到巢湖。时间紧迫,马经理上网搜索从河间到巢湖的物流公司。“我在网上找到一家物流公司,看着比较正规。”马经理说,他一说要发货到巢湖,对方一个姓蔡的人马上加了他微信。

查看马经理和蔡某的聊天记录,记者发现,蔡某对马经理的货物非常感兴趣。交谈中,蔡某称,马经理的电缆发到巢湖,需要物流费用550 元。“从路程上看,550 元还算划得来。”马经理说,当时他就同意了这个价格。

10 月14 日,一名自称是物流公司委派的王姓司机,开着一辆印有“景海物流园”字样的货车,来到马经理的公司,把电缆拉走。“当时我支付了550 元物流费。”马经理说,稳妥起见,他把驾驶员驾照复印了一份。“王司机说,他们物流公司保证按时把货物送到巢湖。等货到后,会给我补发票。”

孰料,10 月15 日,电缆并未按时送到巢湖。“当时我赶紧给这个物流公司打电话,他说帮我查查,之后就没影了。”马经理说,由于货物未能按时交付,他们公司需要承担高额违约金。“我就一直催这个物流公司的人,可他们磨磨蹭蹭,直到16号才告诉我,货物到了合肥,在天津中原物流手中。”虽然奇怪电缆为何到了合肥,马经理仍连夜赶到合肥。

物流公司索要天价费用

“发货之前,我已经付了550 元物流费,合肥的物流公司怎么又要4600 元物流费?” ——马经理

记者跟随马经理一起走进天津中原物流,只见在露天货场里,一卷一人多高的电缆被安置在墙角边。“这就是我发的电缆。”马经理说,星期一他来过这家物流公司,可对方要他支付4600 元物流费,否则不给提货。

随后,记者来到天津中原物流前台,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负责人出示了一张物流单。“这个货物不是马经理发的,是一个姓李的人发到我们物流公司,而且是货到付物流费。”该负责人说。从物流单上,记者发现该电缆发货地点并非在河北河间,而是在天津。蹊跷的是,发货人和收货人都是这个姓李的。货单上还注明,货到之后,收货人要缴纳4600元物流费。

看到物流单,马经理大吃一惊。“河间离天津有好大一截距离,而且发货人怎么会不是我?”马经理说,他发货之前,已经付了550 元物流费,现在怎么又要4600元物流费?

电缆发货人已变成他人

“皮包公司以自己名义发货,并填写巨额物流费。原雇主想追回货物,只得付钱。这叫‘切货骗局’。”——天津中原物流一名负责人。

对于马经理的遭遇,物流公司的负责人称,他们只认货单上的发货人及标明的物流费。“马经理不给钱,货肯定不能拿走。”该负责人一再坚持。不过,她承认,马经理确实是真正的发货人。

天津中原物流的负责人告诉记者,他们在天津和合肥之间有正规站点。“马经理当时找的物流公司,肯定是皮包公司。这种公司在河间和巢湖之间没有正规站点。他们想办法收到货物和物流费后,就把货物从河间运到天津给我们。我们按照皮包公司填写的线路,把货物运到合肥。”该负责人称,皮包公司这种行为,在行内叫做“切货骗局”。

这名负责人还向记者分析,“切货骗局”中,皮包公司把货物转给其他物流公司时,会以自己的名义发货。这样,发货信息全部变成了皮包公司的人,货物已与原雇主没有任何关系。这时,皮包公司会填写巨额的物流费,把货发给自己。原雇主为了追回自己的货物,只好付款。这笔钱大部分会落到皮包公司手中。

交谈中,天津中原物流的负责人告诉记者,他们早就碰到过类似情况,“一个短途物流,货物可能被皮包公司辗转好几个省份,最后到我们这里,产生的物流费用特别大。”

律师称当事人遭遇骗局

“山寨物流公司骗走雇主货物后,寄送到其他地方并坐地起价收取高额物流费,这种行为属于诈骗。” ——律师吕兴跃

记者电话联系上物流单发货人李姓人员。对方在电话中称,他们和天津中原物流不是一家公司,他填写的4600元,马经理一定要给的。

最终,几番讨价还价后,李姓人员“ 勉强”同意减去600元。马经理付了4000 元后,原先坚持只认物流单发货人的天津中原物流让马经理把电缆拉走。

事后,马经理不得不再花1000 元,雇了一辆货车,将电缆拉到巢湖。“ 这一折腾,除了几千块物流费,我还得付违约金,损失有好几万元。”马经理很是无奈。

对于马经理的遭遇,安徽蓝雁律师事务所律师吕兴跃分析认为,马经理肯定遭遇了一场骗局。山寨物流公司利用欺骗手段取走货物,再变更雇主姓名及联系方式,让自己成为雇主。当货物到达某一地方后,山寨物流公司便坐地起价。这种行为属于诈骗,马经理应报警维权。

据悉,马经理已向警方报案,辖区磨店派出所正在调查此事。

朱琴 新安晚报、安徽网记者向凯/文 项春雷/图